鹿晗《这就是我》为90后的主场时代吹响号角

鹿晗《这就是我》为90后的主场时代吹响号角

文/卢世伟

2020刚刚开始,华语乐坛便有了全新的动向来袭,一边厢,是一向被视为华语歌坛行业地位风向标的音乐综艺节目《歌手》破天荒地宣布今年将战场全部交给了新生代的年轻一辈歌手,这等于在公开宣告:从今年开始,华语歌坛之战,已经正式进入90后歌手的主场,而就在此时,最早打入音乐市场的90后男歌手代表之一的鹿晗正式发表了他的全新作品《这就是我Dream Up》,一首充满自我宣言色彩的原创作品,并以此启动自己2020的全新巡演项目,等于又率先在新时代的音乐实地战场上插上了第一面宣扬90后主场势力的大旗。

在欢呼的同时,也不免会感叹,90后占领乐坛主场的道路,相对于从60后到80后的这几代前辈引路人们,显然要曲折了很多。不同于前辈们生活在一个渠道相对集中且有限、举凡有机会登高者皆可一呼百应的时代,90后们的音乐环境就相对复杂艰难了太多,90后进入的音乐市场,多元并存且严格细分,各个辈份各种风格的歌手共同瓜分同一块蛋糕,圈层文化的时代各自为营壁垒分明甚至老死不相往来,很难再有过去那种全民共听“同一首歌”的红利,而进入新世纪后,科技的进步和更新也让乐坛的发展越来越陷入技术层面的博弈战场,过去歌手一人的能力和魅力便可独撑局面的时代几乎一去不返,90后的歌手们想要获得成功,要仰仗的外部因素越来越多,除了词曲创作和演唱能力,编配包装、宣发推广甚至是出道方式,都会直接影响到他们的出圈机率。

鹿晗《这就是我》为90后的主场时代吹响号角

90后歌手大面积进入华语乐坛公共视野并引起广泛关注,应该是始于2012年,这一年4月,年仅 22岁的鹿晗成为了最早的一批获得职业音乐表演者身份正式出道的歌手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在那之后,一大批90后歌手和音乐人前赴后继,通过音乐综艺节目、个人音乐作品或现场表演活动等多种渠道开始在乐坛崭露头角,并逐步成长为乐坛的中坚力量。

这批90后歌手,大多是乐坛后选秀时代的产物,他们进入的歌坛,已经由过去的作品导向时代转化了人设导向时代,他们会发现,他们进入的这个领域,单单只靠个人的作品成绩和音乐能力是不足以让自己在这个行业站稳脚跟的,相比出一首优秀的作品,他们更需要时时学会的是,如何成为一个能够聚拢更多粉丝的成功偶像,而粉丝对于偶像的需求,也不再仅仅是作品,而更多是一个可以让他们为之投入甚至疯狂的人物形象,对于偶像的评判,也从作品层面更多地渗入到他的日常生活的各种行为举止为人处事,这批90后的歌手不得不随时跟粉丝和市场交待“我是谁”、“我应该是谁”这样的问题,他们在这些问题上的的态度与表现往往比作品更容易决定他们行业地位的起伏升降,而本就还处于成长阶段的他们,在进入这个行业之后,也往往总会因为在这些问题上的表现而备受关注、肯定、质疑甚至困扰。

《这就是我Dream Up》一上来最先直面的,恰恰就是这个可能困扰了鹿晗,其实也是大多数90后歌手近十年的一个问题:我需要做一个什么样的我,我为什么必须是这个样子的我?“也许做过的梦不够独特/所以换来换去不明下落”开头两句唱,上来就点明了他们这一批歌手这些年来所面临的人生困境,他也明白,在一个多元化规则操纵的市场环境下,命运不会让他们在成功的大门前轻易通过的。而即便如此,他们依然需要一个坚决的自我的态度,还是需要不断奋不顾身的尝试,所以我们也看到,鹿晗这一批90后的歌手,相对于前辈歌手的恒定性,他们的职业生涯显然要有了更多的变化性和进取性,他们需要尝试驾驭多元的音乐风格,作品要适应不断更新的时代潮流,个人还得胜任行业随时需求的各种身份,他们要被自己被团队被粉丝们要求着一直走在大众视线的最前列,还必须在一个开放随性的公开舆论环境下接受所有人的监督与挑剔,随时保持正确和正能量的姿态,任何一点个人的失误或偏差都会被放大甚至导致事业和人生的倾轧,即使这样,他们还必须依然在公众面前但只有一个鲜明而独特的自我形象——90后歌手的职业生涯,其实比前辈们难多了,他们一时闪亮容易,但能一直保持着闪亮的姿态走够五年以上的,太少也太难了,鹿晗,正是这样艰难走过来的少数90后歌手中的一个,其间所经历的赴汤蹈火,甚至“知道尽头的路不值得去冒险”,但依然还是走过来了,坚持的原因,“不是做给世界看/只是不愿让自己的誓言变谎言”,这就是“我”,鹿晗这样的一批90后歌手的真实写照,而这样的歌在这个90后开始全面占据歌坛主场的年份作为先锋之曲推出,也可谓是旗帜鲜明,掷地有声了。

鹿晗《这就是我》为90后的主场时代吹响号角

但《这就是我Dream Up》唱的也不仅仅只是鹿晗他们的经历,更是他们的成长与成熟。这一点在这首歌的开篇即扑面而来。开篇的A段四句唱,制作人为鹿晗设计了失真化的音色处理,既有年代感又呈现出一种被风月撕裂磨砺的状态,而这四句句尾的收声处理的相当干脆果决,戛然而止,不带一丝迟疑,句与句之间的停顿,似动作切换间的留白,整齐而又凝重的,不动声色却又蕴蓄着万钧之意,如此干脆爽劲的起势方式,在近几年的流行音乐作品中都极为少见,却又有先声夺人的惊艳效果。单单这四句,就已然率先听到鹿晗音色上的明显变化,曾经的少年之声变得如此至刚至硬,由电子化的炫酷转为摇滚的冲击,爆裂的质感充满挣脱式的力量感,其中所折射的坚决之意也喷薄而出。这既来自于年龄的成长,也来自于心态的成熟,同时也是一个接手主场之人必须具备的担当和气势。

鹿晗在这首作品中呈现出的技术成熟性亦是随处可见。《这就是我》从音乐底色上来讲,当然还是以这个时代主导的Trap+EDM为框架,但开篇一上来,却是一个只用吉他扫弦带动的段落,将人声空前聚焦突出,仿佛核心前置,而后才过渡到整体的氛围式段落,一静一动之间,将情绪上的虚实强弱之间,内核与环境之间的对照,刻画的层次分明亦态度鲜明。此外,这首歌亦是一首低频表现突出的作品,突出之处在于,这首歌中的bass部分不仅为整首歌提供了富有力量感的律动,更让这律动中还能听得出挠心的旋律,同时它还与鹿晗那种孤注一掷上扬喷薄的声线形成强烈的落差层次对比,歌曲所要表达的内心与环境的冲突感,就更加不言而喻了。

而重新再注意这首歌的歌名,“这就是我”的后面还缀有英文的Dream Up,这就马上又与我们所熟悉的那些自抒胸臆的歌曲拉开了距离,原来,这首歌的落点既不在过去的经历,也不在现在的成长与成熟,整首歌围绕着一个“梦”字展开,显然是着眼于面向未来的继续做梦,“这就是我为梦画的轮廓/这就是我,为梦赴汤蹈火”,这帮经历过造梦式培养与打造的90后歌手,自然比别人更懂得“梦想比什么都珍贵”,也懂得他们之所以能够披荆斩棘直走到自己的主场时代,就在于他们敢于“无梦不作”,敢于无梦不试,而在他们的主场上,他们就更得拼着这股为梦赴汤蹈火的劲头,才能真正打造出一个属于他们的梦幻的年代,而接下来,整个乐坛交给90后主导,那就真的看他们还能造出什么样的梦来了。

所以,鹿晗的这首《这就是我Dream Up》首先当然是唱给他自己的,但也更是唱给整个90后这一代人的,当他们终于有机会也不得不扛起一个时代之际,这首歌,是他们出征的号角,也是他们对于接下来这个新时代的盟誓。